"

拜上帝會

"

  拜上帝會雖曾得益于基督教,但在許多方面與基督教大相徑庭。洪秀全以拜上帝會為組織形式,以信徒為基本力量,發動反清武裝起義,建立了太平天國。拜上帝會和堅持圣父、圣子、圣靈“三位一體”論的基督教與擁有龐大的神真體系的道教,分別是一神論和多神論的典型,在神性觀問題上有質的區別。而在太平天國宗教信仰中,天父為獨一無他的唯一神、頭等信仰 ,天兄、天王、圣神風等圍繞天父構成了次等信仰,洪秀全自稱上帝的次子、楊秀清被洪秀全確定為上帝的第三子也位列其中。

拜上帝會

拜上帝會——太平天國的基督教組織

拜上帝教為什么會在廣西興起?原因是什么

  拜上帝教的創始人洪秀全和馮云山都是廣東人,但這兩位郁郁不得志的落魄書生,卻率先在廣西打出一片天。

  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是廣西?為什么一群中國人,打著西方宗教旗號,竟能聚攏大批教眾與清廷爭奪江山?

  教科書一般總結為:階級矛盾;外國侵略;自然災害。

image.png

  這個適合所有晚清起義的答案自然不能說錯,但忽略了至關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西方基督教在廣西的同步傳播!

  眾所周知,自康熙尤其是雍正實施全面禁教以后,基督教無時無刻不想重返中國市場。因此,當中國大門被強行打開,傳教士逐步獲得傳教權力后,他們便迫不及待地涌向各地,建教堂、辦學校、設醫院、搞慈善,恨不能讓上帝福音一夜間傳遍華夏大地。

  除了親自傳教外,西方傳教士還發明了一種新式的傳教方法,即訓練華人教徒向中國人傳教,藉此消除種族之間的陌生感。最著名者,即為德國傳教士郭士立于1844年在香港創辦的福漢會。

  郭士立,也叫郭實臘,在華時間長達20多年,是近代史上十分著名的來華傳教士,對中國影響很大。他認為,要將福音傳遍中國,“只能由中國人自己勸導”。

  福漢會,顧名思義,“欲漢人信道得福”。該會創辦時,只有會員21人,只有郭士立和羅孝全兩個外國人。羅孝全,就是后來在廣州給洪秀全講述基督教義的那位。

  說白了,福漢會并非傳統的教堂,而是華人牧師的訓練中心。經過簡單培訓,皈依基督教的華人,即可奔赴內地開展布道工作。該會發展迅速,短短幾年間,會員數量已達幾千人,在中國各地建立起傳道分站。

  廣西,恰恰是福漢會極為看重的地方,至1846年,已設有桂林、柳州、梧州、桂平、南寧、太平等六個分站。

image.png

  有關史料顯示,在洪秀全、馮云山從廣東轉到廣西進行拜上帝教的宣傳后,許多福漢會會員紛紛加入拜上帝教,對早期的太平天國產生重要影響。

  英國軍艦神使號艦長費旭班曾回憶說,他和很多太平軍談過話,這些太平軍說曾在香港上過學,并說首領羅大綱也是福漢會會員。

  《太平軍及其補救之道》一文中,則記載一位前太平軍在上海訪問麥都思時說過的話:“我們經常出入他(郭士立)的家,聽他談話;而且在廣西有很多拜耶穌的人準備加入他們(太平軍)里面。”

  后來,額爾金率領英國艦隊沿長江上溯時,他曾在報告中說,郭士立在叛亂者中深負盛名。他的翻譯則這樣記載:

  “在蕪湖時,我從他們中的一些人得知,他們把開始學習教義歸因于已故的郭士立博士,這一事實我以前從未聽說過。但我認為,這位精力極為旺盛的人通過他當地的福漢會的幫助,在建立拜上帝會方面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是非常可能的。”

image.png

  其實,洪秀全后來到廣州讀到的《新約》,就是郭士立翻譯的。也有外國人說:“大概馮云山于1848年曾訪問郭士立于香港,且有可能受其洗禮。”但現存福漢會文件中,有一份曾接受郭士立洗禮的名單,上面并沒有馮云山的名字。

  應該可以肯定,福漢會與拜上帝教之間存在密切關系,洪秀全、馮云山的很多基督教知識也確實來自于郭士立,而拜上帝教之所以能在廣西打開局面,同樣與福漢會在廣西所做的工作分不開。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什么是拜上帝會?他們的宗教思想與民間信仰是什么?

  有學者認為,拜上帝會是 中國 化了的基督教,實際上,這夸大了基督教色彩。拜上帝會與基督教的表面聯系看起來比較接近,實際上其內在聯系上相去甚遠。太平天國運動作為一場農民革命運動,民間信仰對他們的影響極為突出。拜上帝會的宗教思想絕大部分都來自于中國民間信仰。拜上帝會本質上是一個傳統的中國民間宗教組織。

image.png

  中國明朝時期,傳教士東來。他們在傳教過程中發現純正的基督教教義在中國推廣起來極為困難。他們不但沒有被當時的中國人民看作神的福音的傳播者,相反,在中國文化的語境下他們被妖魔化,傳教事業舉步維艱。一批傳教士有鑒于此,他們開始穿儒服,習儒學,以“洋儒”自居,并援引儒家經典來傳播基督教的教義。他們在堅持基督教教義精髓的前提下向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汲取有用的文化資源。這使得基督教在中國具有了區別于本土基督教的中國特色。這時,我們可以將基督教的這種狀況稱之為中國化了的基督教。從這種觀點出發,拜上帝會是中國化了的基督教還是僅僅具有基督教色彩的民間宗教?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毫無疑問,拜上帝會是受到了基督教的影響,但是,這種影響究竟有多大?就我的認識,我們在以往的研究中是將其估計大了的。我傾向于認為拜上帝會是一個鍍上了一層基督教薄膜的地地道道的中國民間宗教。

  中國 歷史 上以宗教來發動農民革命的事例數不勝數,其思想資源也是極為豐富的,從洪秀全、拜上帝會、太平天國的思想與實踐看,它是中國農民革命歷史發展中合乎邏輯的產物。羅孝全曾說,洪秀全在敘述其異夢時,令他莫名其妙,“迄今仍未明其究從何處而得此種意見”。事實上,考察洪秀全所述異夢的種種情形,我們不難發現:此種意見的得出來源于當時的民間信仰。民間信仰雖然從古至今沒有享有過官方認可的宗教自由的權利而受到禮遇。但是它卻從來沒有失去它固有的自發、 自然 、自在的本色。它從它的無法遏制的流傳趨勢,深深地植根于中華本土文化的沃壤之中,廣泛地影響和支配著民眾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占據著異常突出的位置。太平天國運動是一場農民革命運動,民間信仰對于他們的影響無疑是極為突出的。我們認為,拜上帝會的宗教思想絕大部分都來自于中國民間信仰。拜上帝會本質上是一個傳統的中國民間宗教組織。 第一,神話教主。洪秀全對其異夢的宣揚作用就在于神話教主,為拜上帝會的存在提供合法性。仔細研讀洪的異夢,我們不難發現洪在對其異夢的 藝術 加工中吸取了許多民間信仰的因素。首先,宣稱得到天神托夢的這種宣傳形式我們在歷次農民起義中都能略窺其蹤影。其次,從所做異夢的內容來看更是如此。無論是人夢時所遇的龍虎雄雞、換心肝五臟,還是老人賜予寶劍、印綬和美果等等都可以與民間流傳的各種神話傳說一一相映,均為民間信仰所提供之資源。至于洪仁開謂“洪氏能行奇事,能預言未來”。洪秀全長子出世“同時有鳥千百成群出現,或大如烏鴉,或小如喜鵲。眾鳥翱翔天際既久,即集于秀全屋后諸樹上,逾一月之久。”等等神化洪秀全的材料無一不來自于中國的民間信仰。馮云山在紫荊山的創會時期,洪秀全并沒有參與其中而能在會眾中享有崇高的聲望,以至后來波瀾不驚地實現了拜上帝會領導權的轉移,這一切洪秀全受惠于自身的“神化”。相對于“不語亂、力、怪、神”的儒家文化而言,民間信仰中的“神人”崇拜思想在拜上帝會的創建過程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image.png

  第二,拜上帝,除偶像。誠然,拜上帝會的這一教義受到了基督教的某些影響。但是,當在對這條教義的仔細分析后我們會發現:這里的“拜上帝,除偶像”與基督教的“拜上帝,除偶像”有本質的區別。 首先,此“上帝”已非彼“上帝”。在洪秀全等人的心目中,他們拜的上帝就是 中國 古代的上帝。洪秀全用中國傳統文化和民間信仰中的“上帝”代替了“洋上帝”。在中國古代的典籍中,唐虞三代都是事跡昭彰的太平時代,從堯舜禪讓之時起,至上神“上帝”或“天”就具有崇高的地位。如舜攝位時,先“肆類于上帝”。即祭告上帝。商湯“上帝是抵,帝命式于九圍”}6}就是說因崇敬上帝而得天下。周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懷多福”,武王伐封,眾人勉勵他:“上帝臨汝。無貳爾心”川。這些締造盛世的人物都是敬拜上帝,得到上帝保佑的。洪秀全在闡述上帝時多次提到《詩經》、《尚書》等表明上帝原本就是中國的。在中國的民間信仰中,也不乏對上帝的崇拜。在中國,上帝與天是相互通用的。遠古的中國人將“至高無上”的天作為一種食物加以膜拜,后來才逐漸 發展 成“天帝”、“上帝”的觀念,向神靈化過度。在中國民間保留了許多對“天公”、“天帝”祭祀的史料。洪秀全只是用經書上的“上帝”代替了民間俗稱的“天公”而已。

image.png

  從拜上帝會的教義來看,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民間信仰在其中的重要影響。當然,拜上帝會的教義遠不止以上幾點也并非那么清晰。然而,我們也應該注意到:雜糅性與模糊性恰是中國民間信仰的基本特點之一。總之,從對拜上帝會教義的分析看,拜上帝會確實受到了基督教的影響,但這是膚淺的表面的影響,民間信仰才是拜上帝會教義的主要內容、本質內容。我想,從民間信仰的角度去考察拜上帝會的情況應該是不無益處的。當然,這只是拜上帝會的一個側面,它有助于我們更好的認識拜上帝會。當然,從不同的角度出發我們對拜上帝會的理解完全有可能見仁見智。不過這并不矛盾, 歷史 的發展總是多種因素作用的結果。而我們認為,民間信仰就是拜上帝會的主要因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洪秀全為什么會拋棄拜上帝會的核心平等思想?

  話說,想當初,連考了四次都沒有考中秀才洪秀全,終于在憤怒之下,干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在苦思多日后,他創立了一個“拜上帝會”,并且,其中,“拜上帝會”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以“天下多男子,全是兄弟之輩;天下多女子,盡是姊妹之群”的平等思想作為“拜上帝會”的核心指導理念。然而,最后,他卻后來公開宣布放棄了這一核心指導思想。那么,這就究竟是咋回事呢?

image.png

  一方面,天王洪秀全的私心太重,當時,僅僅在剛剛取得了一個小小的勝利之后,他的心里就已經認為是半壁江山到手,大局已定,應該趕緊當皇帝了。所以,他竟然在就在攻克南京前的第17天,站在在蕪湖江面的“龍舟”之上,特別鄭重地頒發了一道“男女界限”的必須嚴分的詔令,即:“女理內事,外事非宜所聞。”然后,又用了四個“斬不赦”來徹底限制了身邊婦女與外界的聯系。顯然,這其實就是他的一次自我否定,再次將婦女的地位放到了男性的地位之下。甚至,還規定婦女即使出門也都要用紗巾蒙面。

  另一方面,在他將婦女地位放低的同時,又將自己的后妃定位為88個,但后來實際上,他擁有的后妃至少也多達幾百個。比如,根據相關歷史資料記載,在金田起義的初期,他就娶了美妃15人;到一年之后,他又娶了36個女人;等到湖南道州后,他又接納了投降的清朝官員“進獻”的美女多達數人;此后,等到南京建都后,從正式建立政權開始,他就不斷地娶媳婦,以致于后來,他到底有多少個媳婦,估計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image.png

  總之,正是因為他如此目光短視,又胸無大志、爭權奪利、荒淫享樂,放棄了男女平等、人與人平等的核心指導思想,才導致了太平天國的最終覆滅。(呂海峰)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太平天國的拜上帝會信奉的是什么?是上帝嗎?

  “拜上帝會”是清代太平天國領袖洪秀全創立的一個農民組織。洪秀全在動員和團結農民起來反抗清朝統治時,吸收了基督教教義的一些內容,借用到對上帝的信仰;但他們所拜的上帝,與西方基督教信仰的上帝并不是一回事。

image.png

  鴉片戰爭后,龐大的戰爭費用開支及向西方列強支付的巨額賠款大大加重了國內民眾的稅負;農村的土地兼并愈演愈烈,貧富差距日益懸殊;多種社會矛盾交織、激化,各地的民眾起義和騷亂事件頻頻發生。“拜上帝會”就是在這樣的時代出現的。這一組織的創始人洪秀全(1814—1864)是廣東花縣人,出身農家,少年時在鄉間接受私塾教育,后受聘為本村塾師。和古代中國大多數讀書人一樣,他曾努力走科舉的道路,但幾次應試都沒有考中。1843年他再次落榜后,郁悶中偶然翻看了以前從傳教士手中得到的一本宣傳基督教的通俗小冊子—《勸世良言》,從中得到示,覺得可用書中教義動員和組織民眾,成就一番事業。于是,他創立了“拜上帝會”,自稱是上帝耶和華的次子、耶穌的弟弟,下凡拯救受苦受難的人們。他和同鄉馮云山一起,深入到廣東、廣西各村鎮進行宣傳工作,為拜上帝會發展信徒。當時的兩廣地區地瘠民貧,連年災荒,百姓生活無著,很多人成為流民,洪馮兩人的鼓動得到他們的響應,拜上帝會短期內就吸收了大批會眾,后來成為太平天國重要將領的楊秀清、蕭朝貴、石達開等就是這個時期相繼入會的。他們秘密地建立了軍隊,制造軍械,籌備軍費糧餉,在廣西桂平縣紫荊山麓的金田村建立起鞏固的據點。在此期間,拜上帝會與鄉村團練、清軍多次發生沖突,矛盾逐漸尖銳化。

  咸豐元年(1851)初,拜上帝會在金田村正式宣布起義,舉兵反清,并建立政權,建號“太平天國”。在此后十多年里,太平天國運動席卷半個中國。太平軍作戰勇猛,曾連連大敗清軍,極大地撼動了清朝的統治,直至同治時期(19世紀60年代末)方為清軍徹底鎮壓。

image.png

  作為太平天國的“國教”,“拜上帝教”曾滲透到太平天國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其教義體現在洪秀全仿《勸世良言》所寫的《原道救世歌》、《原道覺世訓》、《原道醒世訓》等幾本書中。洪秀全借用基督教的一神教思想,宣布只有真神“皇上帝”是天下最高的主宰,而民間信奉的所有神仙菩薩、妖魔鬼怪等只是“閻羅妖”的化身,他號召會眾獨尊真神皇上帝,擊敗閻羅妖,實際上是用宗教的語言號召民眾起來反對當朝的統治。洪秀全在書中巧妙地將基督教和中國農民樸素的平均主義思想結合起來,宣布人們在上帝面前一律平等,要團結起來改變不平等的現實世界,建立“天下一家,共享太平”的理想社會。為控制會眾的思想,樹立他自己作為“天王”的權威,洪秀全曾數次讓楊秀清、蕭朝貴分別裝扮為靈魂附體的天父、天兄下凡降旨,以讓會眾相信太平天國的所有活動都是奉天命而為。在洪秀全那里,西方的基督教已與中國儒家的大同思想、農民的平均主義理想、民間宗教甚至是巫術相糅雜,被改造成為太平天國反清的精神武器。洪秀全等人曾認為,他們對基督教義的理解已經超過了西方。但在西方人眼中,拜上帝會供奉的不是上帝,而是一個不倫不類的野菩薩。

image.png

  一名西方傳教士在實地考察太平天國運動后,曾作出這樣的評說:“他們的政體是混雜的:一半政治、一半宗教,一個在人間、一個在天上。這一政體中的政治和宗教并不是平列的:是以政治為主、宗教為從,政治為里、宗教為表。”這一看法,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拜上帝會”這一組織的本質。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19世紀中期,洪秀全曾專程到廣州學習基督教教義,但因其“信仰不純”而未能受洗。洪秀全受基督教布道書《勸世良言》的影響,在家鄉廣東花縣組織拜上帝教,其后他便自稱上帝次子,稱耶穌為天兄,并將此作為組織管理農民起義隊伍的手段。并仿效《勸世良言》寫成《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訓》、《原道覺世訓》等書,作為該會教義,同時又制定了宗教儀式與會規。

相關新聞閱讀
逍遥团队彩票套利 临桂县| 五大连池市| 镇雄县| 威宁| 吉首市| 周口市| 贺兰县| 霍邱县| 景德镇市| 清水县| 镇宁| 麻城市| 海淀区| 彰化市| 枣庄市| 治多县| 宣威市| 张家口市| 余干县| 牡丹江市| 刚察县| 洛隆县| 石家庄市| SHOW| 临西县| 红原县| 措勤县| 临潭县| 嘉荫县| 九龙县| 淄博市| 策勒县| 封丘县| 固阳县| 尚志市| 温泉县| 四川省| 西乌珠穆沁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