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西走廊

"

  河西走廊(Hexi Corridor),古稱雍州、涼州,簡稱“河西”,晉朝的前涼、后涼、南涼、北涼、西涼、大涼在此建都。是中國內地通往西域的要道,又稱雍涼之地,是古涼州、雍州的屬地,治所所在地。

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地理名詞

河西走廊對歷朝歷代都有什么作用呢?原來這么重要

  首先讓我們從一段話開始。黃仁宇《中國大歷史》:“事實上自安祿山叛變之后,黃河上游以西的地區已永遠被吐蕃占據,邊境沖突也經常發生。787年的談判失敗之后,吐蕃部隊俘獲了一萬多中國人交付與其部落為奴。當通過一段峽谷之前,這些吐蕃人讓俘虜東向父母之鄉辭別,史籍上提及有好幾百人哭昏過去,也有不少人跳崖。”

image.png

  這里所說的“談判”,實際上是吐蕃劫盟。此前,吐蕃尚結贊侵占鹽州(治今陜西定邊縣)、夏州(治今內蒙古五原縣),其后,各留兵千余人守之,退兵鳴沙(今寧夏青銅峽)。787年的春天,因糧運不繼,羊馬多死。吐蕃人也便假惺惺地向唐朝求和。唐朝的一些將領認為吐蕃人不講信用,“強則入寇,弱則求盟,不如擊之”。但唐德宗見吐蕃態度誠懇,就想與吐蕃在今甘肅清水縣這個地方結盟、修好,并令吐蕃在“修好”之前先歸還鹽、夏二州。

  783年正月,隴右節度使張鎰與吐蕃大相尚結贊盟于清水,雙方暫息兵戈,但不久吐蕃背盟,復據清水。唐德宗選清水這個地方多少有些“重歸舊好”的意思,唐朝曾與吐蕃在此多次會盟、議定邊界,被迫割讓了被吐蕃趁亂實際占領的鳳翔以西的廣大地區與吐蕃和好,并簽訂了所謂的《清水盟約》。可以這么說,所謂盟約不過是唐和吐蕃對西域、甘隴爭奪的體現,而唐朝因為短期內無力收復失地,不得不采取此種“權宜之計”。

  787年說好了的盟約地點清水被吐蕃人改在了原州,原因是他們認為“清水非吉祥之地”,請盟于就把盟約地點放在了今甘肅省平涼市一個的“土梨樹”的地方,并聲稱盟后再歸鹽、夏二州。唐朝的邊將們認為土梨樹地勢險阻,擔心吐蕃有詐,但唐德宗卻把這事兒糊里糊涂地答應了下來,他甚至還做著想聯合吐蕃,共擊回紇的美夢。

  結果,唐朝果真上了吐蕃的當,吐蕃人果真埋下伏兵,只等唐軍前來。前來談判的唐朝官員退去甲胄,入幕更換禮服。吐蕃軍伏兵在擊鼓的號令下,從四面蜂擁而至,唐朝會盟官員60余人被扣押,100多隨從將士被殺。而在整個突襲事件中唐軍死500余人,1000余人被俘。

  吐蕃人陰謀得逞,他們說:“我們胡人打仗是靠騎兵,我們屯鳴沙時,春草還未生,馬不能作戰,如果那時唐朝侍中渡黃河來戰,我們就會全軍覆沒。所以,我們能求和。”隨后,大掠鄰近諸州縣,鹽州、夏州被“悉焚其廬舍”,而后“毀其城、驅其民”退至清水縣境內。

image.png

  ?黃仁宇先生說的被俘的中國人跳崖之事,就發生在這之后,淪落為奴的他們在被準許面對東方家鄉告別之時,發出的哭聲實際上就是大唐的哭聲,落下來的淚水當然是大唐的淚水。在他們的哭聲與淚水里,大唐的衰敗已經不可挽回,而那時,河西走廊這個如同中國伸出的強有力的臂膊對于唐朝來說已經不存在了。?

image.png

  我們說,河西走廊自漢武帝劉徹和漢宣帝以來數百年的經營,至隋煬帝西巡、至至盛唐時代,古代青海、新疆乃至甘肅,已和關中內地建立了牢固的聯系,經濟上彼此支持和補充,文化上密切交往吸收,通過聯姻血統上也有所接近,一些雜居的民族已經“同操華語”,有的甚至要“解辮削衽”,改變胡服、要求“歸化”。而河西走廊的敦煌、酒泉、張掖、武威四郡,也成了國際性的貿易大都市,體現著中國開放國門、經營西域、通過相互交流來促進國內繁榮的自信與能力。但是,在晚唐的時候,朝廷卻把這個地方給丟了。

  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后,唐政府匆忙把河西、隴右等地的精兵調走以平定戰亂。河隴、朔方之將鎮兵大都被調往潼關重地,吐蕃乘勢大舉攻唐,劫掠州縣,殘害當地漢人。756年以后,吐蕃占領了陜西鳳翔以西,分州以北的十余州,先后占有廓州、岷州、秦州、渭州、洮州等地。公元763年,吐蕃盡陷蘭(甘肅皋蘭)、河(甘肅臨夏)、廓(青海貴德)、鄯(青海西寧)、臨(甘肅臨洮)、岷(甘肅岷縣)、秦(甘肅天水)、成(甘肅成縣)、渭(甘肅隴西)等隴右之地,安西、北庭、河西與中原隔斷。

image.png

  隨后,吐蕃沿祁連山北上,公元764年后,又先后占領涼州(今甘肅武威市)、甘州(甘肅張掖)、沙州(甘肅敦煌)、肅(甘肅酒泉)、瓜(甘肅安西)等地,至此隴西、河西全部成為吐蕃人的天下。

  《舊五代史》:“安祿山之亂,肅宗在靈武,悉召河西戍卒收復兩京,吐蕃乘虛取河西、隴右,華人百萬皆陷于吐蕃。”這就是說,吐蕃不但趁亂奪取了唐朝河西及湟善等大面積領地,而且使近百萬的唐人成為吐蕃的奴隸。

  當時,吐蕃處在奴隸社會,其經濟文化等方面都很原始落后。他們在占領隴西、河西等地后,強制實行吐蕃化政策。那些不幸淪陷成為亡國奴的唐人被迫剃發易服、學說蕃語,并赭面紋身,被由唐人變成了“吐蕃人”。

image.png

  吐蕃人視唐人為賤民,在河西諸城生活的漢人走在大街上遇到吐蕃人時必須彎腰低頭,不得直視;對待奴隸,奴隸主們根本不當人看,并大開殺戒。“丁狀者淪為奴婢,種田放牧,贏老者咸殺之,或斷手鑿目,棄之而去”。《新唐書吐蕃傳》記載:“州人皆胡服臣虜,每歲時祀父祖,衣中國之服,號慟而藏之。”這是漢族人剃發易服的開始,而在歷史上這被稱為“河湟之恥”。

  唐朝就這樣在百姓的血淚里,把河西走廊給丟了。雖然此后有張義潮光復沙州,但它已與整體無濟于事了。唐朝著名詩人張籍的《橫吹曲辭·隴頭》描寫了當時涼州陷落時的慘狀,他說:“隴頭已斷人不行,胡騎夜入涼州城。漢家處處格斗死,一朝盡沒隴西地。驅我邊人胡中去,散放牛羊食禾黍。去年中國養子孫,今著氈裘學胡語。誰能更使李輕車,收取涼州屬漢家?”

image.png

  在這首詩里,人們不難發現,此后的河西走廊就“萎縮”得沒了盛世,而唐朝丟河西走廊也非一朝一代那么簡單。宋時的河湟開邊可謂宋史上最大的開疆擴土行動,但充其量不過是胎死腹中。

  1073年,北宋開始了收復河湟的行動,目的是收復河湟,使西夏腹背受敵,最終消滅西夏,統一中國西北地區。3月,宋軍攻取河州,穿越露骨山,向南收復河州。接著又攻下宕、岷二州,疊、洮二州的羌人首領于是都開城投降。此戰,宋軍轉戰50多天,跋涉1800多里,收取熙、河、洮、岷、迭、宕等州,幅員2000余里,招撫大小蕃族30余萬帳。這為以王安石為首的改革派贏得了極大的政治聲譽。

  然而,讓人痛心的是,王安石下臺后,司馬光上臺,因為對河湟地區的軍事行動耗費了北宋朝廷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同時吐蕃的反抗活動更使北宋朝廷非常被動,竟然想要主動放棄這些地方。

image.png

  對此,曾經在熙河路任職四年的孫路將軍帶著一份邊關地圖當面質問司馬光:如果河湟一帶丟失,關中長安就很危險了,當年唐朝就是因為失去河湟,導致吐蕃、回鶻二國在長安一帶出入自由,給唐朝的國家安全帶來極大的麻煩。先帝好不容易收復這里,你們又把它們丟給敵人,敵人根本不會就此收手,反而借著這些地方更方便地騷擾大宋。

  “自通遠至熙州才通一徑,熙之北已接夏境,今自北關辟土百八十里,瀕大河,城蘭州,然后可以捍蔽。若捐以予敵,一道危矣。”

  雖說,司馬光聽取了這個意見,沒有讓出河湟,但還是將米脂等四個戰略要地還給了西夏,嚴重損壞了宋朝的國防利益,遺患無窮。而這也是造成北宋后來滅亡的原因之一。

  那個時候,對于宋朝來說,河西走廊就是一個遙遠的夢,孫路將軍的這番話不過是站在河西走廊的東大門上說的,宋朝是不會有那么強有力的戰斗的臂膀的。而此后的古代中國因為遷都北京,顧及河西走廊分明都有些力不從心,而河西走廊的名字卻一直與“強漢”緊緊擁抱在一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河西走廊對中國歷史有多重要?專家只說出了一半

  河西走廊都夾在祁連山與合黎山、龍首山等山脈之間,狹長且直,形如走廊,因地處黃河之西,被稱為“河西走廊”。

  從金城(蘭州)出發,越過黃土高原與河西平原的分界烏鞘嶺,便正式進入河西走廊。自東南往西北,河西走廊依次經過東端涼州(武威)、甘州(張掖)、嘉峪關、肅州(酒泉)、西端瓜州、沙州(敦煌),一直延伸到玉門關附近。長約1000公里,寬數公里至近二百公里。

  這個地方,東周春秋時為被西戎占領,戰國先秦時被月氏人占,后被匈奴攻破,占領建城池。

  漢代以前,河西走廊已經有了經貿和宗教往來的古道,后漢武帝劉徹初設二郡武威郡、酒泉郡,而后武威郡分張掖郡、酒泉郡分敦煌郡,其并入華夏版圖對中國乃至世界都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但是,關于河西走廊對中國的意義,這些年,專家只愿說出了一半。

image.png

  河西走廊示意圖

  古絲綢之路從西安出發,穿過河西走廊,分別從陽關與玉門關進入新疆。河西走廊因此成為古絲路的樞紐路段,連接著亞非歐三大洲的物質貿易與文化交流。東西方文化在這里相互激蕩,積淀下蔚為壯觀的歷史文明。

  對于河西走廊的這一優勢,季羨林評價:

  “世界上歷史悠久、地域廣闊、自成體系、影響深遠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

  中國、印度、希臘、伊斯蘭,再沒有第五個;

  而這四個文化體系匯流的地方只有一個,就是中國的河西走廊敦煌和新疆地區,再沒有第二個了。”

  另外是,關于西漢設置河西四郡的歷史功績專家們給出的答案是:

  擴大了漢朝對古代新疆的政治經濟影響,促進了新疆統一于漢朝;將河西游牧區建設成為農業區,為絲綢之路的暢通提供了方便條件;發展了河西地區的農業和手工業生產,創造了高度發展的封建文化。

image.png

  這只是其中的一半,另一半專家們一直不愿意說出。

  即是河西走廊這一狹長的區域,在充當文化與經貿輸血管的同時,也把中國北方的少數民族分成了一東一西兩個部分,使他們相互得不到有效的聯系互動,甚至將他們完全孤立了起來,從而減輕了他們對于中原王朝的入侵壓力。

  幾乎是在劉邦建立漢帝國的同時,匈奴的冒頓關于也統一了中國北方草原。但是,當時的漢帝國根本沒法與匈奴抗衡,在匈奴的入侵、騷擾下只能忍辱負重。

  為什么呢?連成一線的北方草原民族就是一個強大的整體,兵強馬壯,來去自如,而漢朝則在建立之初,由于戰亂等原因,不但在軍事上,甚至在經濟上也處于弱勢。

  今天,匈奴人問你要錢糧,不能不給;明天,匈奴人要你嫁公主,也不能不答應。

  劉邦原想定都 洛陽,后遷往長安,這就讓匈奴對漢朝始終造成黑云壓城之勢,只要你惹他不高興,他可以隨時來攻,而且,只要一過今寧夏固原這個地方,到長安是數百公里的平原地帶,無險可依,匈奴人打垮漢朝似乎也不需要多少力氣。

image.png

  然而,占領河西走廊之后的形勢,對漢朝來說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首先是河西走廊如同一塊長長的楔子牢牢地打入了現在被我們稱為東疆的哈密、吐魯番一帶,而漢朝對于當時西域(最初不包括今天的新疆北疆地區,僅限于新疆南疆地區)經營和占領,一方面打通了貿易與文化的通道;

  另一方面出河西走廊越過羅布泊沿昆侖北麓向西,無形中使位于生活在青藏高原,尤其是青海高原古代羌族等民族處于孤立的境地,完全切斷他們與匈奴的聯系。

  這實際上等于將中國北方的少數民族實力一切為二,意義對后世有著深遠的影響。與后來漢王朝對今青海東部的經營,基本已使曾與與匈奴聯手、共同對付中原王朝的古代羌族生活在名符其實的“苦寒之地”了。

  這是大漢王朝在河西走廊走出的一招高棋,而中一招分明來得更猛、更狠,即是出河西走廊向北,進入北疆地區聯合烏孫,與漢朝對于河套地區的經營組合在一起,使曾經不可一世的匈奴人陷入漠北之困境,要么被漢朝滅亡,要么臣服漢朝。

  這就是“斷匈奴右臂”的戰略構想,真正現實它的是河西走廊這個地方。

  漢武帝是分南北兩步走的,一方面讓李廣利征大宛,另一方面讓張騫二次出使西域,聯合烏孫。

image.png

  春秋戰國以前,烏孫曾在現今寧夏固原一帶游牧,其后他們逐漸遷徙到河西地區,后來又西遷伊犁河流域建立起了一小政權。公元前139年,張騫出使西域的大月氏,打算與大月氏人結盟夾擊匈奴,可是無功而回。

  隨后,漢武帝展開反擊匈奴的戰爭,在占領河南后,又發動河西之戰,漢軍節節勝利,至公元前119年終于迎來了“而金城(蘭州)、河西西并南山至鹽澤(今羅布泊)空無匈奴”的局面。

  同年,張騫認為聯合烏孫國強大,能切繼匈奴右臂,向漢武帝建議拉攏烏孫國,“可厚賂招,令東居故地,妻以公主,與為昆弟,以制匈奴”。三年后張騫奉漢武帝之命向烏孫建議返回敦煌祁連間故地,以便與漢朝共同對抗匈奴。

  雖然,漢朝讓烏孫回河西走廊的愿望并沒有實現,但烏孫卻與漢朝結成了聯盟。

  為此,漢武帝不惜拿漢朝的正牌公主與烏孫人換馬、和親。公元前108年,漢朝以宗室劉建之女細君公主下嫁烏孫王獵驕靡。

  然而,烏孫與匈奴在種族血緣上有著說不清的關系,獵驕靡接納劉細君的僅代表他只是跟漢建立外交關系,并不意味著他與匈奴的決裂。

  而匈奴得知烏孫與西漢聯姻以后,亦遣派一名本族女子與獵驕靡成婚,獵驕靡立她為左夫人。

image.png

  一左一右,在這里人們當然能看到匈奴人同樣對烏孫的重視,但在當時,匈奴的整體實力已經沒法與漢朝抗衡了。

  而在公元前105年,劉細君去世后,漢武帝又馬上把楚王之女解憂公主嫁給繼任的烏孫王軍須靡,以維持姻親關系。軍須靡死后,其弟翁歸靡為昆莫(王),繼娶了解憂公主,而漢朝對于烏孫的影響力日益增加。

  公元前71年,烏孫王翁歸靡親率五萬騎兵自西進攻匈奴右谷蠡王庭,大勝。自此以后,匈奴由盛轉衰,逐漸退出西域,烏孫成為西域最強大的國家,翁歸靡決定擺脫匈奴,與西漢結盟。

  公元前64年,翁歸靡上書,“愿以漢外孫元貴靡(解憂公主之子)為嗣,得令復尚漢公主,結婚重親,叛絕匈奴”,漢朝答允,烏孫與西漢的聯盟正式被確立。不過,當時西漢通過聯姻保持與烏孫結盟的基礎實已消失,漢朝已經憑借自身的力量打敗了匈奴。

  而漢武帝他老人家那時也已經去世,他派張騫聯合烏孫“切繼匈奴右臂”的計劃經過多年的經營,已經獲得成功。

image.png

  這中間值得一說的是,為了拉攏烏孫,漢朝除用劉細君、劉解憂兩位公主和親外,還向烏孫嫁過另一位公主——相夫公主。

  公元前64年,翁歸靡再次上書,表示愿立漢朝的外孫元貴靡為嗣,要求再派漢公主聯親,加強漢朝和烏孫的關系。漢宣帝派解憂的侄女相夫為公主,下嫁元貴靡;烏孫也派使者三百人,來漢朝迎娶相夫公主。

  相夫公主一行到達敦煌時,得知翁歸靡已死,烏孫貴族另立軍須靡的匈奴夫人生的兒子泥靡為昆莫。對此,漢朝十分不滿,決定迎回相夫公主。

  這個親雖然沒和成,但這些和親公主們,尤其是細君和解憂,都為發展民族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密切民族關系,促進民族融合,作出了貢獻。

  后人為了紀念她們,或者將她們的事跡載入史冊,或者編成故事流傳,時刻提醒著我們不要忘記她們!

image.png

  這就是河西走廊對中國的意義,它像一只巨臂,勇猛萬里自信地伸入西域,將中國北方少數民族的整體實力一分為二,減弱了他們對抗中原王朝的能力,促進了中原王朝對于西域的統一。

  而且,在西域,它奇跡般地長出了兩個只手,一南一北,將今天的新疆地區溫情也有力地納入了中國的版圖,使新疆成為祖國永遠都不能分割的一部分。

  對于北方少數民族來說也是一樣的,丟掉河西走廊,就意味著被分割,沒有進軍中原的能力。史實也是這樣的。

  元朝之所以能統治中原地區,也是這么個道理,鐵木真先是不惜一代價,打通了蒙古高原與西域,在中亞完成巨額的戰爭貯備,對控制河西走廊的西夏人進行了歷時22年的戰爭,攻滅西夏,進而滅掉金朝,將中國北方“連”成一個整體,才進一步入侵中原的。

  至于清朝,是個例外,一方面有李自成等人的“幫忙”、吳三桂等人的投降;另一方面,明朝當初確也沒將他們當回事。而清人入關后,最早也是向明朝稱臣的,他們最初連統一中原的夢都不敢做過,更別說敢想統治中國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歷史上的河西走廊是指哪里?為什么叫“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Hexi Corridor),古稱雍州、涼州,簡稱“河西”,晉朝的前涼、后涼、南涼、北涼、西涼、大涼在此建都。是中國內地通往西域的要道,又稱雍涼之地,是古涼州、雍州的屬地,治所所在地。

  河西走廊曾是佛教東傳的要道與第一站、絲路西去的咽喉;這里漢時即設四郡,戍兵屯田,是漢朝經略西北的軍事重鎮,后來又因諸多山脈的天然阻隔,成為中原名士躲避北方戰火的棲息場所。

image.png

  東周春秋時為被西戎占領,戰國先秦時被月氏人占,后被匈奴攻破,占領建城池。在公元前1年已經有了經貿和宗教往來的古道,后漢武帝劉徹初設二郡武威郡、酒泉郡,而后武威郡分張掖郡、酒泉郡分敦煌郡,其并入華夏版圖對中國乃至世界都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image.png

  河西是甘肅西北部狹長堆積平原,位于祁連山以東,合黎山以西,烏鞘嶺以北,甘肅新疆邊界以南,長約1000公里,寬數公里至近二百公里,為南北走向的長條堆積平原,自古以來就是富足之地,兵家極其重視的地方,因位于黃河以西,為兩山夾峙,故名。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淺談霍去病的河西之戰和河西走廊

  霍去病(前140年—前117年),漢族,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西漢名將、軍事家,官至大司馬驃騎將軍,因其勇冠全軍,封冠軍侯

  霍去病是名將衛青、皇后衛子夫的外甥,善騎射,用兵靈活,注重方略,不拘古法,勇猛果斷,善于長途奔襲、閃電戰和大迂回、大穿插作戰。

  河西地區-河西走廊-祁連山

  河西地區系指今甘肅的武威、張掖、酒泉、敦煌等地,因位于黃河以西,自古稱為河西,又因其為夾在祁連山(亦稱南山)與合黎山之間的狹長地帶,亦稱河西走廊,是中原地區通往西域的咽喉要道,也是古絲綢之路的咽喉要道。

  廣義的祁連山脈,是甘肅省西部和青海省東北部邊境山地的總稱。匈奴在丟失祁連山地區后,不得不唱出了哀歌:“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燕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同時,也為漢民族奪取了一個不可多得的優良馬場,為以后的征戰提供了眾多的馬匹。

  河西走廊(The Hexi Corridor),中國內地通往西域的要道,中國甘肅省西北部狹長堆積平原,祁連山以東,合黎山以西,烏鞘嶺以北,甘肅新疆邊界以南。因位于蘭州黃河以西,為兩山夾峙,故名。又稱雍涼之地,古涼州雍州的屬地。河西走廊南起烏鞘嶺,北至玉門關,東西介于騰格里沙漠、西山(祁連山和阿爾金山)和東山(馬鬃山、合黎山、龍首山)間,長約1000公里,寬數公里至近百公里,為南北走向的狹長堆積平原,自古以來就是富足之地,兵家極其重視的地方,河西走廊文化經濟自成體系。

image.png

  先秦時期(約7500~4000年前),從涼州的磨嘴子、馬家窯文化,皇娘娘臺、海藏寺的齊家文化,沙井子、暖泉的沙井文化等證明從那時起,先民就在此繁衍生息,主要是游牧部落。

  夏商時期(約前2070~前1046),在夏商時期,雍州、涼州地處的犬戎的勢力范圍,河西走廊為西戎的駐地,西戎首領行使司法權,因為是游牧部落,繁衍生息的場所不固定。

  西周(前1046),周武王滅商后所建立西周,此地為北羌、馬羌、西戎占據,此地游牧經濟向農業經濟的緩慢過渡, 但游牧生活仍占居主要的地位。北羌、馬羌、西戎是中國最古老的幾個強悍部落,雄踞西北長達幾個世紀。西周時中國分為九州,此地屬雍、涼二州,舊稱“雍涼之地”。

  東周(前770),周平王定都洛邑,建立東周,此地為雍州屬地,春秋以前為西戎占據。雍州,禹貢的“黑水西河惟雍州”,到爾雅的釋地:“河西曰雍州”,都有明確的史載。黑水即張掖。

  秦朝嬴政初年(前221),秦滅六國一統天下,始皇帝建立中央集權制國家秦帝國。雍州的這部分土地為月氏駐牧地,隨畜移徙,與匈奴同俗,此處是月氏人的屬地,亦稱月支、禺知的屬地,隸屬于雍州,月氏人游牧于河西走廊西部武威與敦煌地區,實力強大,為匈奴勁敵。

  第一次河西之戰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的春天,霍去病被任命為驃騎將軍,獨自率領一萬騎兵出征匈奴。這就是第一次河西之戰。

image.png

  他率軍從隴西郡出發后,越烏戾山,渡黃河,伐遫濮部,速斬遫濮王。

  , 涉狐奴水,六天轉戰千余里,踏破匈奴五王國,有如摧枯拉朽般將河西諸小王紛紛擊潰。霍去病在穿插分割并包圍這些部落后,很輕易的就迫降了他們,并不搶掠他們的財產與子民。這樣一則是為了減輕負擔而在接下來的戰斗中輕裝上陣以便高速推進,讓其他頑抗的匈奴正規軍始終無法做出有組織有計劃的反擊;二則就是為了孤立“欽差大臣”伊稚斜之子。

  接著,霍去病繼續縱橫河西,往北再回頭向南,縱橫兩千里,在焉支山(今甘肅張掖市山丹縣大黃山)南北殺了一整個來回,終于在皋蘭山(今甘肅臨夏縣東南)與集結起來的匈奴部隊短兵相接。經此一戰,折蘭王被殺,盧侯王被斬,渾邪王之子及其相國、都尉,全體被擒;甚至休屠部的圣物“祭天金人”都成了漢軍的戰利品。漢軍這邊,不但殺光了匈奴軍的全部精銳,斬首八千九百六十級,并擒獲了大量俘虜與輜重,而且兵力損失基本可忽略不計(銳悍者誅,全甲獲丑)。

image.png

  第二次河西之戰

  漢軍取得第一次河西之戰勝利后,為保證作戰突然性,稍事休整,于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夏天,,漢武帝命令霍去病第二次率軍出擊河西地區,并派合騎侯公孫敖隨同出征,發起第二次河西之戰。

  這時匈奴也侵入代郡、雁門郡,殺死和搶走數百人。

  漢武帝派博望侯張騫、郎中令李廣率萬余騎兵出右北平,進擊左賢王部。

  霍去病與公孫敖合領騎兵數萬,都從北地出兵,分道進軍向西進擊。霍去病出了北地后,已遠遠地深入到匈奴之中,因合騎侯公孫敖走錯了路,未能與霍去病軍會合。

  霍去病沒有等到公孫敖軍,便獨自率領所部騎兵繼續依原定作戰計劃,急速前進。采用大縱深外線迂回作戰,先由今寧夏靈武渡過黃河,向北越過賀蘭山,涉過浩瀚的騰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繞道居延海(今內蒙古西北),轉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進,經小月氏(未西徙的月氏人,今甘肅酒泉一帶),再由西北轉向東南,深入匈奴境內2000余里,在祁連山與合黎山之間的弱水上游地區,從渾邪王、休屠王軍側背發起猛攻。匈奴軍倉促應戰。經過激烈的戰斗,漢軍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殲敵3萬余人,迫降單桓王、酋涂王及相國、都尉等2500人,俘虜5王及5王母、單于閼氏、王子59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63人。漢軍僅傷亡3千余人。渾邪王、休屠王率殘軍逃走。

  漢武帝對霍去病大加贊賞,益封其食邑五千戶,其手下部將也多因功封侯。但是,西漢進攻匈奴左賢王部的軍隊卻出師不利。該路軍以李廣為先鋒,李廣率4千余騎先頭部隊先行出發,張騫所率主力卻未按照預定時間出擊,致使李廣軍北進數百里后,被左賢王軍4萬騎團團圍住。面對優勢敵兵,李廣沉著應戰,先令其子李敢率數十騎貫穿敵陣,以示匈奴軍易破,穩定住軍心,然后將4千騎布成圓陣,外向應戰,用弓矢與匈奴軍對射。激戰2日,漢軍死傷過半,匈奴死傷與漢軍相當。最后張騫終于率主力趕到,匈奴軍見不能取勝,遂解圍北去。

  漢軍回師后,張騫、公孫敖均以不能按期會合,叛處死罪,后以財物贖免,貶為庶人。李廣則功過相當,未得封賞。匈奴伊稚斜單于得知渾邪王、休屠王兩戰兩敗,喪失河西絕大部分地區,十分惱怒,要對他們嚴加懲處。2王懼怕,無路可投,便于當年秋派使者赴漢乞降。此時2王手中仍有4萬余部眾,號稱10萬。漢武帝恐其中有詐,令霍去病率1萬騎兵前去受降。果然,漢軍未到河西,休屠王突然變卦,拒絕降漢。渾邪王攻殺休屠王,收編其部眾,但人心極不穩定。漢軍渡過黃河后,排列成威嚴的隊形前進。渾邪王列陣迎候,其部下一些裨王見漢軍陣容嚴整,心存疑懼,企圖逃走,匈奴陣中騷動起來,局勢眼看將不可控。霍去病遠遠望見,當機立斷,馳入匈奴陣中,與渾邪王相見,將欲逃跑者8千余人盡行斬首,迫使匈奴軍穩定下來,爾后先遣使送渾邪王赴長安見漢武帝,自引匈奴余眾向西漢邊境緩行。漢武帝封渾邪王為漯陽侯,將其部眾安置在隴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5郡之邊。

  為了切斷匈奴與羌人的聯系,漢武帝在在河西地區先后設立酒泉郡(公元前121年),武威郡(公元前115年),張掖郡(公元前111年),敦煌郡(公元前88年),從內地遷移大量人口到這里戍邊、生產。這就是有名的河西四郡,加上敦煌以西的陽關和玉門關,史稱“列四郡,據兩關”。也就是從那一年起,這本屬于匈奴的故地永久并入了中華的版圖。

  為了表彰霍去病在這次受降中的功績,漢武帝再次下令益封1700戶給霍去病。兩次出擊河西及接受渾邪王投降的過程中,霍去病充分顯示了其勇武、機智、果斷的軍事指揮才能,其聲望、地位日增,與大將軍衛青已不相上下。

  河西之戰的歷史意義

  東周春秋時為被西戎占領,戰國先秦時月氏人占,后被匈奴攻破,占領建城池。在公元前1年已經有了經貿和宗教往來的古道,后匈奴人阻道,漢武帝派西漢大將李廣、衛青、霍去病打通古道即絲綢之路,而后漢武帝劉徹初設二郡武威郡、酒泉郡,而后武威郡分張掖郡、酒泉郡分敦煌郡,其并入中華版圖對中國乃至世界都具有劃時代意義。

  元狩六年,霍去病因病去世,年僅24歲(虛歲)。武帝很悲傷,調遣邊境五郡的鐵甲軍,從長安到茂陵排列成陣,給霍去病修的墳墓外形象祈連山的樣子,把勇武與擴地兩個原則加以合并,追謚為景桓侯。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河西歷史悠久,文化厚重,其輝煌從西漢開始一直延續到民國。先秦時期的馬家窯文化,齊家文化,再到悠久的宗教融合,民族融合,尤其是佛教,西域高僧、大師云集,大小乘佛教通過河西傳入長安,古代四大譯經家有三位與河西有著深厚淵源,足見河西在中國佛教的地位。

相關新聞閱讀
逍遥团队彩票套利 郧西县| 雅安市| 陵水| 桐柏县| 大兴区| 赣州市| 洪泽县| 古交市| 蒙自县| 平乡县| 河北省| 独山县| 乌拉特中旗| 武宁县| 澄迈县| 读书| 库尔勒市| 通渭县| 天等县| 建湖县| 舞阳县| 金门县| 阿拉善右旗| 万盛区| 永嘉县| 鸡泽县| 龙口市| 怀柔区| 邹平县| 哈巴河县| 岢岚县| 鄂托克旗| 弋阳县| 体育| 永城市| 大余县| 平武县| 嫩江县|